千亿国际

【好记者讲好故事】吕秋平:妈妈记者的视角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5-28

  我的第一个故事想从这个毛绒玩具讲起:这是2013年母亲节前夕,我在四川都江堰的陈玉梅家看到的。

  陈玉梅不知道那年的5月12号是母亲节。当我问她那天有什么安排,她说:去儿子坟前烧点纸。

  遇到她纯属偶然。我本来是随中宣部报道团采访一个“五好家庭”,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在那儿玩,便随口问了一句:“他俩是姐弟吗?”女主人说:“不是,女孩儿是邻居家的,是再生育子女。”我顿时眼前一亮,请她为我引见了女孩的母亲。

  坐在沙发上,陈玉梅回忆起当年的情形,像在讲别人的故事,边说还边笑。“房子一晃,我拔腿就跑,腿都是软的。”

  后来,邻居赶来告诉她:儿子所在的教学楼塌了。她被搀扶着赶到学校,只见到一片废墟,儿子已经不知所踪。

  这次陈玉梅没有腿软,她抱起熟睡的女儿就往外冲。邻居却笑了,说:“新房能抗8级地震,不用跑!”

  采访结束后,我一位四川籍同事帮忙整理录音时发现:她的笑是很刺耳的、不自然的笑,是想用笑来掩饰悲伤。

  后来,我自己也当了妈妈,陈玉梅的形象还经常浮现在我脑海,不仅因为她经历的苦难,更因为她的坚强。

  2014年夏天,我怀孕了。为了能在资源紧张的某三甲医院预订一张产床,我和先生争分夺秒地申请办理生育服务证,俗称“准生证”,过程复杂曲折。而到目前为止,我采写的影响力最大的一篇稿子就是《新华社女记者亲历:“难产”的准生证》。

  我先生户口在外地,准生证要盖五个章,包括双方街道、社区、单位等等,而为了其中一个章,又要出具怀孕证明、初婚未育证明、居住证明、具体情况说明。我们一边按要求准备材料,另外一边又因各种奇葩理由被拒,比如怀孕证明需回北京盖医院章;比如我先生的北京市居住证只能证明他住我家,不能证明我也住我家;比如我们还须出具一份为什么要开初婚未育证明的证明,还要双方签字按手印。

  新媒体专线一位同事听说了我的经历,立刻向我约稿。我一度很犹豫:如果我把个人经历写出来,是否有利用记者身份泄愤的嫌疑?是否有人认为我娇生惯养连这点儿小事儿都拿出来晒?不过同事鼓励我说:“简政放权是全社会的呼声。也许未来会有更多准妈妈因为你的稿子少盖一个章、少跑很多路。”

  于是,我动笔了。因为深有感触,稿子一气呵成。发出后,朋友圈刷屏,大V转发并评论。我看到确实有网友骂我太矫情,骂我先生不心疼老婆,说“让怀着孕的老婆忍着孕吐去盖章老公是干吗吃的”。不过更多网友感同身受,有的还分享了他们类似的经历。

  紧接着,几位媒体同行和同事联系我,撰写评论和后续报道。其中一位同事说:有关部门授意新华社调研此话题,以内参的形式呈给有关领导。

  “全面二孩”政策放开后,我打电话咨询申领二胎准生证的手续,街道办说:准生证已经取消了。现在的准爸爸准妈妈无需去任何一个部门盖章,只需在网上备案登记就可以了。

  准生证时代的结束是政府简政放权的诸多成果之一,我相信不单单是因为我那篇记者亲历。不过,如果我的报道哪怕只是一点点帮助推动了那个时代的结束,那么我跟我先生挨骂也值得了。

  作为对外部记者,讲述中国故事、塑造中国形象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这几年,我有机会走遍祖国大多数省份,讲述很多小人物的故事,比如内蒙古生态移民的蒙古族牧民、新疆民汉通婚的小夫妻、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小企业家、福建的空巢老人、广西的留守儿童、农民出身的残疾全国政协委员、大运河文化带上学习武术和杂技的外国学生等等。

  以这些小人物的故事为载体,我们的报道或反映中国时代进步、或体现人民安居乐业、或反映民族融合发展、或体现政治制度优势。这些经历不仅真实记录了我国正一步一个脚印地迈向“两个一百年”目标,也是我宝贵的人生财富。男女各顶半边天的时代,有人说,女记者,尤其是当妈以后,出不了差,上不了夜班,男记者更有优势。不过,我和我身边的女同事用实际行动表明:正因为多了一重妈妈的角,我们笔锋更细腻、工作更高效、故事讲得更精彩。

  (吕秋平,现任新华社对外部国内室北方片副主编。多次参加全国两会、党代会报道,参加了棚户区改造、汶川地震灾后重建、建党95周年、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等主题报道。挖掘、采写基层民众和的故事,如空巢老人、失独妈妈、留守儿童、艾滋病毒携带者、女入殓师等,以小切口展现大主题。《中国发生特大动车相撞事故伤亡严重》获中国新闻国际传播类一等。)